阿里巴巴事件与“数字主权”-中国讯息网 

阿里巴巴事件与“数字主权”

作者:刘臻 阅读量:1597992 发布时间:2021-02-01 19:37:19

在近期的阿里巴巴(蚂蚁集团)事件中,金融监管与市场反垄断的议论已多,其实还有另一个视角值得重视。去年11月19日,中共中宣部副部长、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主任徐麟在“2020中国新媒体大会”致辞时表示,“坚决防范资本操纵舆论的风险”。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核心观点。“上层建筑”是建立在一定经济基础上的社会意识形态,以及与之相适应的政治法律制度和设施等的总和,这其中自然包括媒体。

自媒体“势场”的分析文章《阿里的传媒舆论版图到底有多庞大?》指出,经过近10余年的布局和发展,阿里巴巴控股、入股和参股的公司间接控制了多家影视、媒体、广告、公关等公司,难以一一统计,俨然已经成为了一个超级传媒集团。总体来看,阿里的媒体生态布局在2020年逐步形成了以广告公关、影视制作、社交媒体、广电媒体及新闻综合类媒体及音乐类为主的六大板块。

在这个万物互通互联的时代,集万千宠爱的社交媒体自然受到重点关注。据新浪微博的2019年年报,阿里巴巴是第二大股东,持股比率和投票权分别为30.0%和15.8%。

2020年4月17日,天猫(阿里巴巴旗下)总裁蒋凡的妻子(微博用户名为“花花董花花”)在微博上发文,警告知名网红电商张大奕勿招惹其丈夫,成了轰动一时的新闻。

这起事件在微博瞬间禁转评、禁上热搜,有评论指这起私人事件如果发酵,可不仅仅是“第三者插足”等娱乐化新闻八卦,而可能涉及“内部腐败”“利益输送”等敏感猜测,引发品牌危机。

可以一提的是,近日在南京发生了多少有些类似的“某珠宝公司董事长疑似出轨”,话题目前在微博已有3637万的阅读。由此不难想象,蒋凡事件若新浪没有控制,关注度会是天文数字。

一言以蔽之,阿里巴巴(蚂蚁)事件就是四个字:数字主权。数字主权有三大分支:第一是公民个人敏感数据的控制权,第二是互联网金融的控制权,第三是意识形态(包括社交媒体在内的传播媒介)的话语权、控制权。

宕开一笔,去华盛顿看众叛亲离的特朗普,因为鼓动自己的支持者进行大规模抗议集会,导致事态失控,造成国会沦陷数人死伤,他被精英抛弃。

推特1月8日称,将永久停用特朗普个人账号。声明指:“在经过仔细审核近期特朗普账号的推文及相关问题之后,特别是这些推文在推特上和其他地方如何被解读后,由于担心更多煽动暴力风险,我们已经永久停用了该账号。”随后,YouTube、面簿(已悄悄恢复)等多家大社交平台也纷纷跟进。

对此,德国总理默克尔讲了一句很有政治家风范的话,指推特和其他社交网络封禁特朗普的账户是“有问题的”。法国财长勒梅尔表示,无论特朗普的言论有怎样的问题,对网络舆论的监管都不能交由数字寡头来完成。对于争议,推特首席执行官多尔西1月14日连发13篇推文,称自己并没有为走到这一步而庆祝或感到自豪,但承认“创下危险先例”。

最后,来到书写历史的叙事。2020年6月10日,中国国家网信办指导北京网信办约谈新浪微博负责人,针对微博在蒋某舆论事件中干扰网上传播秩序,以及传播违法违规信息等问题,责令其立即整改,暂停更新微博热搜榜一周。这在记录阿里巴巴(蚂蚁)事件的大历史中,应是一个重要篇章中的一个关键节点。

过去人们往往认为阿里巴巴(蚂蚁)事件的起源,是马云在“第二届外滩金融峰会”上的某些言论。其实,2020年1月2日,在中国国家市监总局官网发布的“市场监管总局就《〈反垄断法〉修订草案(公开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的公告”中,第21条就有这样的文字:“认定互联网领域经营者具有市场支配地位还应当考虑网络效应、规模经济、锁定效应、掌握和处理相关数据的能力等因素。”

当时有评论指,与“旧法”相比,首次拟将互联网新业态纳入其中,这在记录阿里巴巴(蚂蚁)事件的大历史中,或亦是一个草蛇灰线伏脉千里的开篇。

如果俯瞰天下,把阿里巴巴(蚂蚁)事件放进更恢宏的全球史叙事中,可以发现这与欧盟国家对美国大科技公司征收数字税、对互联网大平台加强监管,以及美国自己对科技巨头的进一步监管,如近期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和48个州总检察长,对面簿发起反垄断诉讼等的基本逻辑是相通的——维护数字主权。

责任编辑:10006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