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手质疑饿了么,维权背后的博弈趋势才是真问题

作者:刘远举 阅读量:427818 发布时间:2021-02-20 14:44:26

今年春节,各地提倡就地过年。为了满足消费者需求,各商家、企业、平台也推出了一些激励计划,留住员工,增加供给。2月18日,有多名就地过年的骑手在网上发声,质疑饿了么平台开“空头支票”,通过大幅提高任务单量的要求,让骑手们难以拿到任务奖金。

对此,饿了么回应称,年后返岗单量要求较春节假期有所升高,并非恶意降低奖励。奖励计划一共分为七期,累计完成大于三期送单量,即可获得奖励,完成期数越多激励越高,并非网上所说某一期完不成则没有奖励。但与此同时,有些地区预估出现偏差,目标偏高,将增加补偿活动,并会优化最后一期活动的单量设计,让更多骑士得到奖励。

事件的发生,反映了饿了么内部存在沟通问题,平台在向骑手传达的标准以及沟通方式,都需要进一步完善。

但客观地说,除了与骑手的沟通,平台与公众的沟通也需要加强。“畅跑春节优选系列赛”,本质上是一个奖励计划,目的是鼓励多向消费者提供服务。一项奖励计划是否公平是看完成率,以及其分布情况。骑手能观察到完成情况,但站出来发言的却是未能完成的,考虑到群体压力,可以推论能完成者并不会冒着被工友攻击的风险表达自己能完成。而这很可能会形成一种系统性偏差,通过自媒体发布出来,产生既定的社会印象。所以,具体的完成率有待平台进一步公布。

撇开这些细节,此次事件中真正的重要性在于,市场逐渐演化出了一种新的维权方式。

此前,在《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一文后,很多人提出建立算法委员会,直接监管算法。还有人提出骑手代表直接参与到经营中,以此增强骑手的权益。这些维护骑手权益的方式或许都缺乏可操作性。经营企业是非常复杂的,对相关各方而言,都很难具有足够的知识、合理的动机参与到经营决策中。与此同时,平台也不可能每次活动,都向骑手论述标准的合理性,经协商后才达成共识。这个沟通的成本足以让任何生意都无法进行。就像餐厅不可能向消费者论述菜品价格的理由。

劳资关系,本质是说“不”的权利。应该看到,现实中,劳资双方地位并不对等,劳方规模更大,弹性更大,也更加专业,相比之下,个体说“不”的能力并不强。这就意味着,这种分散的个体博弈中,员工可能处于不利位置。

骑手抱团一起,可以更好地说“不”。此次发布视频的,是一个叫做“外送江湖骑士联盟盟主”的账号,其在微博上有5000多粉丝,发布的微博视频,已经有了735万观看,6000多评论,20万点赞。可以说具有一定的影响力了。

这种相对专业化的行业自媒体,或者自发的、松散的行业协会,某种程度上,成为了骑手的代言者。他们具有更大的影响力,在传播上也更加专业,这是骑手们获得更大谈判能力的基础。有了抱团维权、骑手联盟之后,外卖员或将摆脱“弱者想象”的现状。劳资双方具有了平等对话的基础,社会也应该平等地对待类似纠纷。朝着这个趋势发展,博弈可以进行得更加专业化、理性化,避免社会舆论陷于悲情的被压榨情绪或者愤怒的反资本情绪中,最终损害人们对市场经济的认识与赞同态度。

应该看到的是,这类松散的自发组织,自身也可能存在很多问题,比如,故意诱导、恶意勒索等等,比如,此次就暗示全部奖励拿不到,也没有提到完成率的情况。但这类维权形式,本身是社会演化的结果,也会进一步演化,朝着更加专业、法治、理性的方向发展,而这才是骑手与平台进行长期良性博弈互动的正确方向。

责任编辑:10006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

热点资讯

爱国主义的本质就是坚持爱国和爱党、爱社会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