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特稿:弹劾的党派诅咒

作者:伊丽莎白·德鲁 阅读量:292927 发布时间:2021-02-20 15:28:16

被指煽动1月6日国会大厦暴动而遭美国众议院弹劾的特朗普,没有被参议院定罪,让人质疑美国国会是否具备问责美国总统违宪行为的有效手段。

美国开国元勋已设法防止总统将自己的权利扩大到实际上成为国王的地步。在特朗普执政期间,美国的宪政体系受到致命一击:总统拒绝承认败选,并不惜利用暴徒对人们认为是平等分立的政府部门发动实质的攻击。

一旦被参议院定罪,就会被免职,而美国的开国元勋们所设的三分之二的赞成票门槛,使参议院对可弹劾的罪行(不一定是法定罪行)的定罪变得非常困难。他们认为,总统不应该因为国民情绪的波动而被罢免。

从未有总统因众议院弹劾、参议院定罪而被免职。尼逊辞职是因为他被国会共和党大老告知,他在参议院没有得到足够的支持,无法继续当总统。从根本上说,罢免总统等于否定了人民的选票。此外,被罢免的总统可能仍能获得所在政党至少一部分人的支持。事实上,直到不久前的美国历史,政客们甚至不愿提起弹劾的问题。

尼逊在1973年至1974年几乎遭到弹劾和罢免,是一个历史转折点。在尼逊为了驱逐特别检察官阿奇博尔德·考克斯(Archibald Cox)而解雇了一连串司法部长后,人们开始认真讨论弹劾他的问题;当时,弹劾被很多人视为畏途,甚至是恐怖的方案。这是1868年总统约翰逊几乎遭到罢免之后,这一问题首次被认真提出。尼逊之后,启用这一补救措施的想法出现得更为频繁了。

作为追究总统责任的方法,弹劾程序的根本问题在于,1787年制定的宪法中的相关条款,是为不同于美国历史上多数时期的政治格局而设计的。当时,美国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政党。开国元勋们确实担心“派系”或党派的出现,它们随着关于联邦政府的恰当角色的争论愈演愈烈而产生。

华盛顿在其告别演说中就告诫“党派思想的恶劣影响”。他警告,这种思想“扎根于人类脑海里最强烈的欲望之中。”此外,詹姆斯·麦迪逊撰写的《联邦党人文集第10篇》(Federalist Paper No. 10)也表明,宪法是本着反对政党的精神编写的。

质疑弹劾和定罪作为罢免(至少是共和党)总统的手段的有效性的一个原因是,由于每个州都有两名参议员,人口以农民和保守派为主的小州,会拥有相对其规模的过大权力。但是,尼逊的弹劾程序(存在广泛的跨党派共识)和特朗普的弹劾程序截然不同,差异主要源于共和党内部的深刻变化。

与今天的特朗普主义共和党相比,尼逊时期的共和党更加偏中间派,不那么睚眦必报。尽管共和党党员仍忠诚地支持尼逊,但人们并没有因为寻求罢免他而受到驱逐的威胁。正是由于担心未来会遇到反对势力,共和党大佬们才去白宫告诉尼逊,他已失去参众两院的支持,无法继续留任,这样他们就不必在这个问题上投票。

正宗保守派、前副总统迪克·切尼(Dick Cheney)之女、众议员丽兹·切尼(Liz Cheney)在宣布将支持弹劾特朗普时说:“从未有美国总统如此背叛了他的职责和宪法宣誓。”切尼鄙夷特朗普几周以来对极端右翼的煽动,捏造所谓选举被偷走的说法,鼓动暴徒在选举人团对选举进行认证时占领国会,并“战斗到底”。

作为回应,怀俄明州共和党严厉谴责切尼,而她在众议院共和党中的第三排位,也在党大会中受到挑战。

众议院主控人杰米·拉斯金(Jamie Raskin)以及他的八位同僚,非常出色地完成了起诉特朗普的工作。拉斯金也是一位宪法学教授,因此,当我在上周六晚参议院审讯结束后与他交谈时,我问道,鉴于宪法起草时和现在的情况非常不同,以及小州在参议院中的权力过大,他是否看好能获得三分之二的赞成票以定罪特朗普。拉斯金回答说:“我一向认为,我们获得100票的希望大过获得67票。我认为,当我们提出本案时,特朗普那一方将一败涂地。”

拉斯金继续说:“但显然,我们的一些共和党同僚可以沉沦到如此地步。我们已来到一个历史性时刻,一个曾经伟大的政党可以像邪教一样行事。事实、逻辑和法治根本不再考虑范围内。”拉斯金将这归因于一个事实,即“领导人在心理、财务和政治上控制了他的追随者。他已建立了一个使共和党人感到恐惧的选战基金。”

最后,拉斯金总结说,“政党制度已经取代了国会制度。现在治理国会的不是两个分立部门,而是两个政党,其中之一已经不顾理性和常识。”

因此,特朗普也许逃过了因煽动杀人暴徒攻击美国国会大厦而被国会定罪的劫数,但显然,他将因此遭到历史的审判。

责任编辑:10006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

热点资讯

爱国主义的本质就是坚持爱国和爱党、爱社会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