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学院受挫 官办海外机构有待李子柒打救?

作者:赵观祺 阅读量:805228 发布时间:2021-02-20 15:37:44

美国保守派校园新闻网站2月8日报道,美国前任总统特朗普试图制定一项政策,要求美国大学公布与孔子学园地方支部的合作,现任总统拜登在上任后数日内迅速地撤销政策。

以目前中美关系而言,无论是特朗普抑或拜登当政,孔子学院可说始终是前途未卜,而扩展至中西阵营对垒,孔子学院的前景也是不甚明朗,例如瑞典便已陆续将境内孔院一一关闭。

所谓争议都发生在许多年前

正当西方的猜疑态度日益加深,本国似乎亦不太满意孔院的表现和成效,去年7月教育部即公布,由多间大专和企业成立民间公益组织,名为“中国国际中文教育基金会”,接手经营孔子学院品牌,部方则另设“中外语言交流合作中心”,作为官方的语言文化推广机关。

孔子学院是否中国对外文化交流失败的缩影呢?就孔院自身而言,开办汉语班和书法班基本上就和一般文化机构无异,举办和赞助学术活动也通常没太大问题,可是在其营运十多年间,不时爆出争议,例如被指动员中国学生在当地声援北京的西藏政策,以及反对达赖喇嘛访问孔子学院所驻学术机构。

不过这些争议都发生在许多年前,引起的风波都相当有限,充其量就是给西方拿来做中国“锐实力”的事例。

“官方”机关本来就有先天缺陷?

视之为中国官办海外机关的缩影,孔院亦存在“官本位”的问题,一是缺乏对受众的理解,既没有接地气手段,有时更盲目转移内地那一套,二是有时不得不要义正辞严,结果纠缠在“战狼”争议,即使想加强文化宣传,市场定位亦已不够鲜明,三是“拼成绩”的指标,大致如孔院般单是“数手指”计算开了多了汉语班、推动了多少合作方案、举办了多少场文化交流讲座,但这个“成绩”鲜有包括在地市场调查,评价确实的影响力。

从对外宣传的角度出发,孔院确实未能发挥更大作用,如鲜有于互联网另闢蹊径,但要求一家文化交流机关完全承受宣传机关的责任,“讲好中国故事”,恐怕就有些期望太高了,甚至可以说,正正是因为中西关系走下坡,这个走进校园的“前线机关”才会成为首当其冲的炮灰。

即使勉强孔子学院要担当宣传工作,挂着“官方”头衔的机关本来就有先天缺陷,就好像《美国之音》之流,讲什么都被打了个七八折,往往被投以怀疑目光。况且官僚系统运作也天生多条条框框,较难适应市场竞争,尤其是内地官僚在墙外世界缺乏墙内的管控手段,轻则不能得心应手,重则是水土不服。

是时候接受“社会主义市场化”挑战?

相比之下,目前中国在海外最成功的文化代表,当数被誉为“古风美食第一人”的内地网红李子柒,以1410万的YouTube订阅量,刷新了去年7月由她创下的健力士世界纪录“最多订阅量的YouTube中文频道”称号。李子柒影片中充满诗意的田园生活和中国传统文化,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粉丝,其中短片“用葡萄皮做衣服”至今累计拥有超过2千万次的点击量。

至于中国在海外最成功的文化机构,作为抖音国际版的TikTok应该是当之无愧。目前TikTok在各国的用户数以亿计,在美国的用户亦数以千万计,被视为当今Z世代(95至2000后)最受欢迎的APP。Tiktok以随机推送和随拍随传功能为最大卖点,降低用户推销自身或自家产品的门槛,并有利于建立规模更大的社群,实际上就是有效地将内地一夕成名的“网红文化”输出到海外。

对于李子柒和Tiktok,中外各界意见可能正反不一,但最低限度的共识仍是,两者经营方式行之有效,前者具备吸引海外观众的形象、主题和叙事手法,后者则把握中外相通的流行文化需求。

由此看来,官办推广机构不妨和国企一样,接受“社会主义市场化”的挑战,毕竟正如孔院便已由正式官办机关,转型为半官方机构。进一步而言,这些官办机关似乎是时候用好“市场调配资源”的能力,考虑以“公私合作”用方式,将下游产业链交给民间公关团队,由专业的来接手也许会收得意外收穫。

责任编辑:10006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

热点资讯

爱国主义的本质就是坚持爱国和爱党、爱社会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