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特稿:一位冷战终结者的绝唱

作者:陈列 阅读量:5215 发布时间:2021-02-21 21:41:26

冷战离我们已越来越远,一个又一个当年叱咤风云的人物,最终都成了历史人物。

所有辉煌与荣耀到头来都化为尘烟。

这些曾经改写历史的冷战终结者,就这样一个个离开人间。  

2月6日,里根总统时代的国务卿乔治·舒尔茨以百岁高龄逝世,世人失去的不只是一位人瑞,也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外交家。

论名气,舒尔茨远不及杜鲁门时代的马歇尔、尼逊时代的基辛格、克林顿时代的奥尔布莱特,或小布什时代的鲍威尔等。但从其身故后媒体和政界的高度评价,舒尔茨作为一位务实而又具有远见的外交家,可能才是上世纪最伟大的国务卿。

有学者指出,舒尔茨最完善地展现了作为美国首席外交官的风范,甚至比基辛格更胜一筹。

舒尔茨与基辛格的一大差别,在于他从不刻意追求镁光灯,他通常在幕后默默处理国际危机,然后让里根去宣布外交成果。

他在处世方面有一套行之有效的智谋,他一生节俭,展现“忧道不忧贫”的风骨,几十年来都住在斯坦福大学校园内的一套普通房子,而且大力主张谦让,不与别人争功。他做人有气节,崇尚“择君而事”,一旦国君不信任就应离开。

在外交方面,他不亢不卑、主张非攻、国与国平等相待、和平相处、反对以强暴弱。不管大国小国,都被他的高超外交手段折服。而最为人称道的是,他处理外交刚柔并济,富有人情味并讲求信任。

从他身故后媒体评论的标题可见一斑:“He helped end the cold war with kindness, the human touch was at the heart of everything achieved by George Schultz”,“George Schultz: An American titan of building global trust”,“George Schultz, Statesman of the Century: Strategy, reflection and restraint made him one of the greatest diplomats of his era”。

“没有舒尔茨 里根将不会结束冷战”

史学家都同意,舒尔茨一生最大成就莫过于抓准时机,引导里根和苏联领袖戈尔巴乔夫开展破冰之旅,通过谈判与对话建立互信,终结了冷战。

戈尔巴乔夫几年前亲口证实:“没有里根,冷战不会结束。没有舒尔茨,里根将不会结束冷战。”(“Without Reagan the Cold War would not have ended. But without Schultz, Reagan would not have ended the Cold War.”)

此话何解?

要知道,里根是带着强烈的意识形态色彩入主白宫。在他任内,苏联更换了四位领导人(布列兹涅夫—安德洛波夫—契里年科—戈尔巴乔夫)。但领导人的更迭并未使得美苏关系有改善的趋势,即使在1985年3月戈尔巴乔夫当选苏共中央总书记后,里根仍认为他和前几任者是一丘之貉。他在日记中做出如下判断:“戈尔巴乔夫和其他任何苏联首脑一样,是个强硬派,如果不是意识形态的坚定者,就不会被政治局选中!”

然而,随同副总统老布什参加契里年科葬礼的舒尔茨独具慧眼,看准新上台的戈尔巴乔夫作风与之前僵硬的克里姆林宫领袖不同,大力推动改革与施政透明,可能是一个可以积极交往的对手。于是,透过也是新上任的苏联外长谢瓦尔德纳泽,同苏联高层展开实质接触。

当时,白宫国家安全团队几乎清一色不看好和苏联修好有什么好处。但在舒尔茨谆谆善诱和开导下,里根同意放手一搏。

舒尔茨很快与谢瓦尔德纳泽开展削减核武器等谈判,也很快升级为里根戈尔巴乔夫举行的一连串相关峰会。

据《纽约时报》统计,在1985年至1988年之间,两位外长进行了30多次会谈,努力以信任和信心取代恐惧和仇恨,为美苏之间未来签署的一系列军控条约铺平道路。

待人处事注入人情味 温暖外交手腕今成绝唱

如此频密的接触,全是从舒尔茨首次和谢瓦尔德纳泽见面时的一个贴心举动开始。

正在撰写舒尔茨传记的《纽时》老牌记者兼编辑陶曼2月8日在《纽时》撰文悼念舒尔茨时透露一件秘闻:

1985年,谢瓦尔德纳泽刚上任不久,到赫尔辛基出席他的第一次国际会议。他初来报到,照理应主动向其他资深代表拜码头,但舒尔茨不墨守成规,抢先一步上前和他打招呼。当时美苏代表团的座位一前一后有段距离,只见舒尔茨把手上公文搁在前排美方桌上,然后缓缓拾级而上,走到最后一排苏方的位子,主动向谢瓦尔德纳泽伸出友谊之手。之前,在前外长葛罗米柯任内,美苏代表团见面总是冷冰冰不打招呼,在场的30多国代表都被眼前这突如其来的温暖一幕惊呆和感动。

陶曼写道,舒尔茨这一举动为后来美苏外长之间极有建设性的工作关系奠定了基石。

舒尔茨后来告诉妻子:“我和他之间将来会有好多事情要争论,但我得跟他交朋友。我们之间不该有个人恩怨。所以总得设法化解问题。”

数十年后,谢瓦尔德纳泽从格鲁吉亚共和国总统位子退下,陶曼到他家里采访。谢瓦尔德纳泽罹患帕金森综合征,行动不便,他请助理取出一叠文件给陶曼过目,原来都是舒尔茨夫妇多年来寄给他的圣诞卡,他非常珍惜。

分析家说,就是这种在待人处事的过程中注入人情味和关怀,使得舒尔茨的成就独树一帜。他充满温情和尊重别人的外交手腕如今已成了绝唱。

舒尔茨虽非让人留下深刻印象的魅力型领袖,但其沉稳可靠不求名声的低调作风,至今仍备受赞赏。

舒尔茨:外交最重要的是讲信任

舒尔茨晚年仍关心国际局势,经常在报章撰稿,深入浅出评论时事。

“信任是最大的本钱”(Trust is the coin of the realm)是他的至理名言,也是他一本著作的书名。

去年12月13日是舒尔茨百岁生日,他在《华盛顿邮报》发表文章:《百岁生命中我所学到关于信任最重要的10件事》(The 10 Most Important Things I've Learned About Trust Over My 100 Years),提到他早年就知道信任的可贵,而且一生不断地重新学习人际间信任的价值与重要性。

他以“讲故事”方式分享这10件事,告诫世人只有彼此信任,才会有好事发生。

他写道:“只要有互信,好事自然来,不管那是在起居室、教室、更衣室、办公室、政府工作室或战情室。若没有互信,好事不会来。除此以外,其他一切只是微末细节。”

对舒尔茨来说,从商者最大的本钱是取信于人,从政者最大的本钱是取信于民。他认为,外交最重要的也是讲信任。    

更早前的8月,他曾投稿《华尔街日报》,慨叹“近日的中国跟其过去曾有过建设性合作的中国已不同”。他直斥中共乱港,谴责北京失信于国际,因此很难再与北京达成协议。

反观美国国内,两党党争不断,互相猜疑。最近对特朗普弹劾案发生激烈博弈,引发政治上新一轮动荡,正好应验了舒尔茨的论点。

对外方面,拜登总统说美国要回归国际社会,然而,美国的公信力与权威,在短短四年里已被特朗普政府消耗殆尽。拜登首先要做的是建立信任。

拜登高度赞扬舒尔茨在塑造20世纪美国外交轨迹及影响力的贡献,并遗憾自己来不及向他请益。

不过,去年11月号的《美国外交服务月刊》里,有一篇舒尔茨谈如何重建互信的文章,值得他参考。

舒尔茨生日当天,戈尔巴乔夫这位苏联末代总统给他发来生日贺电,温馨地追忆自己与舒尔茨共同的战斗友谊和不朽功勋,并在戈尔巴乔夫基金会网站刊登贺电全文。

据电讯报道,他说:“我们一起共事的那段岁月,成了结束冷战和核军备竞赛的转折点,两国之间关系也因此产生了互信。在今天看来,当时所作的事情可谓规模宏大。我认为,我们足以为傲。”

“你令人信服地捍卫了无核化世界理念。这一共同理念,让你我心心相印,也让我和里根总统彼此亲近。”

他赞扬舒尔茨一生走过了一条伟大的道路,“在部分路途中,我们曾并肩而行,一起走过。今天我追忆起那些岁月,是如此的不平凡,对于世界而言又是何其的重要。”

他回忆说,自己与舒尔茨曾经多次会面,促膝长谈,“在莫斯科和华盛顿,后来又在斯坦福和莫斯科,我们见面交谈,一起聊未来,聊留给下一代的世界。我们找到了共同的语言”。

然而,有评论指出,戈尔巴乔夫这封贺电别有心机,看似给舒尔茨祝寿,实则给自己表功,回顾自己“足以为傲”的政治生涯和宣扬自己对历史的贡献。

同期的冷战终结者早已作古。

谢瓦尔德纳泽在格鲁吉亚总统任内虽然晚节不保,但在西方,他仍被当作劳苦功高的冷战终结者之一被铭记。

虽然柏林围墙是在老布什任内倒塌,冷战也是在其任内终结,但没有人会否认里根和舒尔茨居功至伟。

我进出报界数10年,经历了从尼逊、福特、卡特、里根、老布什、克林顿、小布什、奥巴马、特朗普到拜登共10位美国总统,和从罗杰斯、基辛格、万斯、克里斯多弗、马斯基、黑格、舒尔茨、贝克、奥尔布莱特、鲍威尔、赖斯、希拉莉、克里、蒂勒森、蓬佩奥到布林肯等16位国务卿。

里根和舒尔茨可说是最合拍的一对。根据资料,舒尔茨也是战后美国任期最久的国务卿,长达六年半。加上他之前担任过尼逊总统的财长和劳工部长,相信是美国任期最长的内阁部长。

但他稳重低调,不抢功劳,所以名声没尼逊的最佳拍档基辛格那么响亮。两人合力打破中美关系僵局,但尼逊是“主谋”,基辛格严格而言是执行者,影响其实没那么深。而且基辛格是一位颇具个人政治心机的国务卿,会不时巧妙但又蓄意明显地与总统争夺风采。

美联社报道,里根和舒尔茨公开闹意见只出现一次,那是1985年发生的事,为了堵塞政府机密外泄的漏洞,里根曾下令数以千计有权接触高度机要的官员接受测谎。舒尔茨告诉记者:“有哪一天我不再受到信任,我就马上离职。”不久之后里根便收回成命。

从里根身上学到通过“讲故事”激发共鸣建立信任

舒尔茨在百岁文里也提到他从里根身上学到如何通过讲故事建立信任:有一次,里根读了舒尔茨为他准备的一份外交政策讲稿,口头上赞好,却在讲稿边上标志了“故事”。舒尔茨问他什么意思,里根说:“这是最重要的一点。”他说,添加一个相关的故事会吸引读者。这不仅能吸引他们的头脑,还能吸引他们的情感。

舒尔茨写道:“他让我明白,讲故事能帮助你的,是抽象的方式做不到的:一个故事可以建立情感纽带,而情感纽带可以建立信任。”

舒尔茨已驾鹤西去,不再回头。

冷战终结者如今只剩基辛格和戈尔巴乔夫两人,仍在世的卡特总统不算,因为他的外交成就主要局限于中东和平。基辛格很少公开谈论希望后人如何铭记他。戈尔巴乔夫则时不时公开发声,提醒人们他对历史和世界的贡献,似乎仍没参透是非功过转头空的道理,越来越渴望在青史留下好名声。

其实,英美各大媒体早已为他们还有许许多多的名人写好了讣闻,无需盖棺才论定。

责任编辑:10006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

热点资讯

爱国主义的本质就是坚持爱国和爱党、爱社会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