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调整外交战略

作者:赵春山 阅读时间:9.0 分钟 发布时间:2022-05-09 16:07:09

俄乌战争期间,日本政府高层频频出访进行“个人外交”(personal diplomacy)。日本首相岸田文雄于3月19日到访印度,与此同时,外相林芳正则去了土耳其;4月30日岸田访问越南,林芳正则于4月28日至5月2日,分别前往哈萨克、乌兹别克和蒙古访问;岸田于5月3日起展开其欧洲之行,前后访问了意大利、梵蒂冈与英国。

日本这一波接一波的外访行程目的何在?2022年4月22日日本政府发布的《外交蓝皮书》,可以为这个问题的答案,提供一些蛛丝马迹。 《外交蓝皮书》开宗明义即指出:“美国从以压倒性的政治和军事力量,在国际形势上支持世界稳定与繁荣的时代。这个世界进入了‘美中竞争和国家间竞争’的时代。”

因此,根据上述日本对当前国际形势的评估,我认为政府首长近期密集出访的目的,不外下列三点:第一,向国际社会阐明日本对俄乌战争的看法;第二,为拜登政府的印太战略进行“超前部署”;第三,扩大日本的对外影响力并提升日本的战略自主能力。

首先,在俄罗斯出兵乌克兰后,日本是响应拜登政府谴责并制裁莫斯科的重要西方大国。 《外交蓝皮书》强烈批评俄入侵乌克兰是“威胁冷战后世界秩序的历史一大转折点”“动摇国际秩序基础的暴行”,认为俄罗斯此举与日本安全息息相关,日本要透过制裁措施,让俄国必需付出高昂的代价。

日本支持美国对乌俄战争的立场,不仅是为了善尽盟友的责任,也希望美国能在日俄领土争议中支持日本。往年日本《外交蓝皮书》仅轻描淡写提“北方四岛争议”;今年则特别指出北方四岛是“日本特有领土,但目前被俄罗斯非法占领”。对此俄罗斯不仅关闭与日本的沟通渠道,并停止两国谈判和平条约。

其次,“自由与开放的印太策略”本是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于2007年时提出的倡议,日本乐见这项倡议被美国落实成为印太战略。日本战后外交政策一直唯美马首是瞻,甚至还会走在美国前面。

例如,在20世纪70年代初期,日本在中美关系正常化前就“赶搭巴士”,提早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当时形成的“72年体制”就是日后双方发展关系的基础,其具体内容包括:以“日中友好”为基调,在台湾问题、历史认识问题,以及领土问题上达成一定共识,并暂时搁置了有争议的部分。

但中日关系在过去50年发生了重大变化。 2022年《外交蓝皮书》明确指出,“中国在日本周边军事活动趋于频繁,试图在南中国海、东海等区域单方面改变现状,形成安全保障上的强烈疑虑。”中日之间存在钓鱼岛领土争议,故日本一向重视中国在周边地区的军事动态。最近的例子是日本发现中国海军“辽宁号”航空母舰,于5月1日及2日穿越冲绳本岛与宫古岛间海域南下,并于3日至5日一连三天在太平洋演练舰载机起降。日本除派“出云号”护卫舰监控外,也紧急升空战机因应。

东京外国语大学的小笠原欣幸教授认为,随着台湾内部政治环境的变化、中国大陆的大国崛起和美国影响力的下跌,“72年体制”已逐渐疲弱并有走到尽头的趋势,取而代之的则是所谓的“21年体制”。小笠原教授认为“21年体制”的特色是:在维持“一个中国”政策的外部框架下,其实质已转变为由日本与美国为首,与欧盟、印太国家共同合作,层层围堵中国势力的扩张。

我认为“21年体制”代表中日关系已从竞争走向对抗。日本希望把美日安保条约提供的安全保护伞,从双边扩大到多边。因此,日本才会把外交触角延伸亚太以外的地区,这与美国拟议邀请日本入盟的传闻不谋而合。而根据日本“时事通讯社”的报道,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近期国会听证会上宣布,日本将会出席6月在西班牙召开的北约峰会,并强调日本是北约的忠实合作伙伴。

岸田文雄4月28日接见来访的德国总理朔尔茨(Olaf Scholz),双方一致同意启动政府间磋商以推进安全保障合作。双方并确认尽早举行下一次“2+2”会谈,为实现“自由开放的印太”紧密合作。此外,岸田于5月5日与英国首相强生(Boris Johnson)达成“相互准入协定”(RAA),英国成为第一个和日本签RAA的欧洲国家。两国军队将共同部署,执行训练、联合演习和救灾活动。

最后,扩大对外影响力为日本重整军备,提供一个“合理化”的基础。从日本右翼人士的观点看,要使日本成为正常国家,就必须修政宪法第九条对重整军备的限制。长期以来,日本重整军备的诉求,不仅受到国内和平主义者的反对,也引起周边邻国对于日本军国主义复苏的关切。但目前日本国内反中气氛高涨,美国为遏制中国,也鼓励日本发展武力,并在地区安全事务上发挥更大作用。

扩大对外影响力有助于加强日本的战略自主地位,即避免对美国的过度依赖。战后日本的东山再起,确实归功于美国提供的经济援助和安全保障。日本在1980年代经济发展迅速,逐渐有凌驾美国的势头。美国为维护其经济超强和美元霸主地位,运用贸易制裁和干预外汇市场的手法,造成日本经济泡沫破灭,进入长期衰退,迎来“失落的20年”。

另一方面,特朗普执政时期采取的“退群”行动,使美国在欧亚的盟友,对于美国承诺的“可信性”和“持续性”,产生了高度疑虑。拜登政府强调联盟关系,希望重建美国的领导地位;但“外交是内政的延长”,美国国内政治仍存在不稳定的变数。日本的外交触觉相当敏感,不会把所有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责任编辑:10001
阅读数:9530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