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丰应否分拆亚太业务上市?

作者:戴庆成 阅读时间:10.0 分钟 发布时间:2022-05-10 11:13:50

在香港、伦敦和纽约三地同时上市的汇丰控股集团,近些日子又再次上了香港报章的新闻版面。事缘有匿名股东不满多年投资该行的回报不理想,上月底力销汇丰分拆亚太业务独立上市,并获得汇丰第一大股东平安集团的积极回应,结果引起了香港金融市场人士热烈讨论。

熟悉香港历史的人都知道,汇丰银行是全球银行业巨头,但和香港的关系却是紧密交织。该行早于1865年在香港开业,至今已约157年历史,是香港历史最悠久的银行之一。

至1992年,汇丰藉着收购英国米特兰银行迁册至英国伦敦并维持至今。经过逾150年的发展,汇丰如今已成为全球著名的跨国金融集团。尽管如此,香港长久以来一直是汇丰最大的盈利来源地之一。汇丰也是香港三家发钞银行之一,香港的部分票据至今还印有汇丰银行的标识。

在政治方面,作为英资的汇丰在港英殖民统治年代一直具有身份优势,除了是港英政府首席金融顾问,1997年前汇丰“大班”(企业高層)均是行政局成员,直接参与经济相关的重要决策。

可以说,汇控在香港并不只是一家上市公司那么简单。根据上一辈港人的传统智慧,只要有足够余钱,就会习惯买入两三手汇丰,日积月累几十年,收取的利息足以应对退休生活。所以在十多年前的金融海啸期间,汇丰股价一度跌破33港元低价,曾经有股评人公开在电视节目中为汇控股票流泪。

时移势逆,汇丰的地位已今非昔比。自从中美爆发贸易战以来,定位为融通中西方的汇丰近年更处于夹缝之中,不断被卷入地缘政治争端。如在孟晚舟案中,汇丰向美国司法部提供华为资料,就被中国官媒批评是出卖华为,以此换取美国赦免,逃脱美司法部对汇丰洗钱重罪的刑事指控。

几乎在同一时间,香港发生反修例运动,汇丰又再次卷入中外政治角力的政治漩涡。该行在运动期间冻结香港民主派人士银行账户,引起欧美国家批评,汇丰行政总裁祈耀年(Noel Quinn)更被传召到英国国会外交事务委员会接受议员质询。

其后,北京实施《香港国安法》,汇丰的立场上也是左右受敌。香港前行政长官梁振英抨击汇丰未就国安法立场明确表态,最终汇丰以微信公众号发文,指亚太区行政总裁王冬胜曾到街站签名支持。但這個做法旋即遭到英、美政商界炮轰。

值得一提的是,汇丰除了在一些国际政治争议事件中陷入左右为难的困局,近年在业绩表现方面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当中最经典的是2020年4月,汇丰突然宣布应英国监管当局要求煞停派息,引起一众亚洲股民不满,质疑汇丰主要业务增长来自亚洲地区,但股东却因为英国母公司的拖累无法再获得股息回报。

事实上,汇控在2008年金融海啸前可说是真正的环球银行,在连接北美、欧洲、亚洲三大地区市场扮演了重要的桥梁角色。可惜近年中美交恶,两个市场愈走愈远,汇控要当桥梁也愈来愈难。从目前来看,这个地缘政治的问题不但没有改善,恐怕还会继续恶化趋势。

所以从小股东的角度来看,汇丰应该分拆亚太业务,建立一个独立的、在亚洲的上市实体,这会更加符合亚洲投资者的利益。有市场人士也认为,如果汇丰亚太独立经营,将助力提升公司的经营決策效率,以进一步扩大竞争优势。据悉,汇丰已同意在本月中旬与大股东中国平安一名高层举行会议讨论分拆提议。

当然,从汇丰管理层角度而言,最终未必乐意分拆业务上市。原因很现实——这涉及个人利益。

汇丰管理层以洋人为主,恐怕不太愿意放弃相对值钱的亚太区业务,专注所属地区。

无论如何,一女确实难侍二夫。眼下汇丰面临的困境也是香港的缩影。近年中美关系紧张,两国之间的经贸脱钩有加剧之势。随着国际格局丕变,处在风尖浪口的香港惨成磨心,汇丰也难以独善其身。

近来的俄乌战争更进一步颠复了世人对国际规则的认知,其中之一就是金融可以随时成为战争中的武器,造成致命的打击。

汇丰是否应该分拆业务上市,让亚洲的归亚洲,欧美的归欧美,以预防日后被动卷进大国矛盾,正正考验着该集团掌舵者的智慧。

责任编辑:10001
阅读数:9417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