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核攻乌可能性很小 威胁为阻攻本土

作者: 阅读时间:3.0 分钟 发布时间:2022-05-10 11:18:50

俄罗斯在乌克兰的战事推展明显逊于克宫预期,包括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和美国中央情报局长伯恩斯等都有提出俄方有可能会用上“战术核武”的警告,俄罗斯国内亲官方舆论也不乏吹嘘动用核武的声音,令外界更为忧虑莫斯科会否不惜出动核武以挽劣势。专研俄国核武发展的学者波德维格(Pavel Podvig)接受明报电邮专访,则主张莫斯科核袭乌军的可能性很小,指俄方当前的核威胁应被视作“不要攻击俄罗斯(本土)”的警告。

早在俄军侵乌3日后(即2月27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已以西方“挑衅声明”为由,下令核威慑武装部队进入“特殊警戒”,惹来核战风险的疑虑。随着侵乌进展在西方援助基辅下受阻,俄罗斯亲官方舆论开始散播有力核武攻击欧洲的论调,两名被指常为普京传话的名嘴,先后宣称莫斯科可轻易用核武毁灭英国(以至邻近的爱尔兰)。去年获诺贝尔和平奖的俄罗斯传媒人穆拉托夫警告,克宫的“宣传战士”努力想令俄国民众更能接受使用核武,谴责克宫发动宣传战来主张在对乌战争动用核武。

不过长年在日内瓦从事独立研究项目“俄罗斯核武力量”的联合国裁军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波德维格向本报表示,他认为俄罗斯出动核武对付乌军的可能微乎其微(really remote),“这次冲突根本没有涉及核武的军事行动”。

乏核武攻击目标 无助军事优势

对于西方舆论探讨俄方有无可能使用“战术核武”——通常指涉低当量或短程载具投射的核武,波德维格上月底在Twitter撰写留言串,坦言这是不恰当的用词,毕竟“核武就是核武,无关当量或载具射程”。他解释,在这场战争俄方没有坦克纵队或航空母舰要去攻击,外间所谓的“战术性”(tactical)核武派不上用场,“俄罗斯无办法用核武来取得军事优势”。他强调至少在这场战争,核武一旦使用就是属于“战略性”(strategic),产生类似广岛或长崎原爆的效果,即杀死大量人口或展示有决心这样做。

部分美国舆论根据2000年版本的“俄罗斯军事准则”(普京任俄罗斯联邦安全会议秘书期间制定,到他入主克宫后亲自签署),指控莫斯科具有以小型核武“(引发局势)升温带来降温”(escalate to deescalate,类似以战逼和的概念)的军事思想。波德维格向本报解释,2000年版本的军事准则确有条款提到俄罗斯面对大规模侵犯下,保留“在对俄罗斯国家安全至为关键的情况下”使用核武的权利,但那在2010年版本已被删除,及至2014年起沿用至今的最新版本也未再出现,最新版本只列明“在使用核武或其他大杀伤力武器对俄罗斯及/或其盟友实行攻击,以及在使用常规武器侵犯俄罗斯,从而令国家面临生死存亡的危险状况,俄罗斯保留使用核武器作回应的权力”。

俄军事准则限制核武选项

波德维格指出,如果俄罗斯严肃看待其军事准则,则除非自身受到威胁国家存亡的直接攻击,否则没有动用核武的选项。他3月在另一贴文串提到上述看法,但同时承认军事准则中的“侵犯”、“生死存亡”和“危险”等字眼可用许多不同方式诠释。但他仍倾向相信俄方核袭乌军的机会甚小,“当前的核威胁应被解读为不要攻击俄罗斯(本土)的警告”。

促中国表态谴责用核武想法

以上解读似乎跟克宫发言人佩斯科夫的说法吻合,后者3月底接受美国公共电视台访问时表明,对乌军事行动的任何结果“当然都不是使用核武的理由”,强调俄方军事准则非常清晰地列明,俄罗斯只有在国内面临生死存亡的威胁,“才可以和会真的使用”核武来杜绝这种威胁。曾任美国驻俄大使的中情局长伯恩斯上周六(7日)也指出,他和其他西方情报机关暂未看到莫斯科有迹象要使用战术核武。

被问到万一俄罗斯真的在乌克兰战场使用核武,局势会如何演变,波德维奇坦言这会引发震撼,但指除非之后升级至俄、美全面核交锋,否则后果仍相对有限。他促请即使没有谴责俄军侵乌的国家——“尤其是中国”,如今都应加入表态,点明任何想要在这场冲突动用核武的想法都应受谴责。他相信即使中国对这场战争的观点跟美国以至西方不同,上述类似声明都未必跟其立场有矛盾,“任何核武的使用情况都应受到谴责”。

责任编辑:10001
阅读数:7058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