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换特首添变数 政经前景不明

作者:刘进图 阅读时间:6.0 分钟 发布时间:2022-05-10 11:22:40

香港新一届特首产生了,警队出身的李家超成为行政长官,外界预期他会加强在国家安全方面的工作,分析者指北京的“底线思维”(指国际局势可能恶化,施政选项要考虑出现最差情况),催生了以武官当特首这个另类安排。假如是这样的话,未来五年香港政经局面将充满变数,营商前景很不明朗。

香港特首从来都是小圈子选举产生,基本上是由北京领导人拍板,选举只是形式。中央过去考虑的因素,比较着重商界“大孖沙”看法,因特首要保持香港繁荣,商界的支持显得重要;也会考虑特首形象、经验和能力,因要维持特区政府有效管治,让香港市民和国际社会都有信心,同时要顾及特首的政治忠诚度、获中央信任的程度。管治经验和中央信任,主要是透过长期培养达成,所以特首人选一般都是内部擢升,由担当过财政司长、政务司长的人选出任。

表面看来,李家超参选特首前是政务司长,符合上述规律,但实际上不是这样,因为他当政务司长的时间不足一年,之前长期做保安工作,从未涉足过保安以外的经济及民生领域。

中央过去栽培唐英年参选特首,会让他出任工商局长、财政司长、政务司长;或者在原有官员班子中,提拔有广泛政务经验的曾荫权、林郑月娥。相比之下,李家超并没有得到刻意、长期栽培去当特首。若与董建华、梁振英相比,李家超也欠缺对商界的了解和人脉关系。中央拣他当特首,颇有临危授命、国安诉求压倒一切的意味。

特首人选欠栽培历练的三方面影响

特首人选没有得到长期培养和历练,影响有几方面。首先,人选没有经过长期栽培和艰苦历练,驾驭大局的能力就大有疑问。近日李家超的参选安排,从造势大会口号到记者会对答,屡屡产生笑话,令人想起董建华初当特首时,或唐英年刚加入政府时,也是错漏百出,暴露了当事人在政治判断和公开应对上的稚嫩。

李家超如今的表现,比董、唐还不如,恐怕要一再碰壁,“交学费”一段长时间,才能适应特首这岗位。之所以有这样的问题,部分是由于他本人先天不足,但中央揠苗助长,勉强推他上位,才是问题根源所在。

其次,特首人选欠缺栽培历练,当面对复杂多变的内外政治形势,难以自行判断、形成恰当对策,就必须倚赖“教车师傅”,而就目前政治格局而言,能对他耳提面命的只有中央权威官员,不可能是特区政府一贯的智囊人员,如行会议员、政党领袖或资深文官。这就决定了来届政府管治模式,需事事求问中央意旨,紧跟中央大员指挥棒,然后按纪律部队成员一贯作风,不问因由、果断有力地执行中央指示。香港的管治局面将趋向中央直接指挥决策,特区政府人员仅负责落实执行,情况会近似上海近日抗疫决策那样,由中央大员直接指挥,当地干部只可执行不得质疑;至于决策是否符合当地实际情况,往往并非决策者首要考虑。

政经权力 面临洗牌

其三,特首人选欠缺栽培历练,意味商界没有很多机会搭桥铺路,建立起影响特首决策的利益格局和人脉关系。这从削弱本地政商勾结的角度看可能是好事,但也意味着来届特区政府可以制订一些影响营商环境的决策,令本地商界无法预料或难以左右。这些决策若是有利大陆企业进军香港,在战略领域瓜分甚至取代原来的外资或港资企业,达至经济利益洗牌、营商格局推倒重塑,将不会有任何政治阻力。单就这一点而言,李家超可能是历届特首中最有效的中央代理人,他的包袱最小,什么自由市场经济、积极不干预传统、大市场小政府理念等,他可以一概不理会。

综合以上三点,未来五年香港政经格局将会充满变数,管治模式和营商环境都可能出现巨大变化。这个不明朗的局面,将会持续至政治及经济权力完成洗牌为止。

责任编辑:10001
阅读数:5401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