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欧合作新时代来临

作者:刘德海 阅读时间:5.0 分钟 发布时间:2022-05-13 23:19:49

俄乌战争导致欧盟(EU)战略调整,最大原因是其原先由德国前总理默克尔与法国总统马克龙所倡导的“战略自主”因俄罗斯入侵乌克兰而解构。战略自主构建于EU与俄罗斯经贸互利基础之上,如此EU可减少对美国安全依赖,寻求在全球政经自成一极,与中美共构三极体制的宏愿。此概念在美国特朗普总统时代达到颠峰,这可从EU与日本的2018年签订FTA以及2020年和中国大陆达成欧中全面投资协定协议窥出。当时EU亦因中国崛起做了战略调整,即强化与中国大陆以外印太地区国家的经贸关系以减少对中国的经贸依赖。除欧日FTA外,2019年欧盟与越南签署自由贸易协定暨投资保护协定,使越南成为继新加坡之后第二个与欧盟签署FTA协定的亚细安国家。换言之,之前中国“一带一路”倡议与特朗普因素本已促进亚欧间的互动。

俄乌战争使EU与俄罗斯间以能源与投资合作为基础的经济互利难以为继,同时也加深了EU对美国的安全依赖。俄乌战争爆发也加速了亚欧政经安关系的强化。当前EU的最新对印太战略既含括了原有的制衡中国大陆的目标,也包括了对抗俄罗斯的新主旨(盼亚洲国家加入其能源制裁俄罗斯的策略)。欧盟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上个月刚访问过印度。

被视为在印太地区具有在美中两超强间扮演平衡者角色的印度,除在回应EU的新印太战略外,当然是以自身利益为其外交策略的首要考量。大抵而言,印度是本于经贸利益,但最终是实现政治大国的目标。本月初印度总理莫迪忽然旋风式地访问了德国、北欧与法国,其真正目的是试图掌握EU对印太战略新导向的难得机会做出立即响应,以博取印度成为政治大国所必要的经贸利益。2014年莫迪上台后,积极推动“印度制造”。虽已成功地使印度超越越南成为世界第二大手机制造国,但莫迪仍雄心勃勃地想让印度成为半导体、电动汽车、武器等的生产基地。绝对有必要利用EU此刻对中国憎恶加深之际,争取过去眼中只有中国的欧商从中国外移到印度或直接至印度投资设厂的契机,莫迪还盼能早日完成与欧盟的FTA谈判。

今年以来印度FTA政策转趋积极,莫迪政府已先后与阿拉伯联合大公国、澳洲完成FTA签订,并极有可能在年底与英国签署FTA。印度成功地迫使这些国家接受世贸组织(WTO)跨国经贸活动,使印度专业人士得以获得短期移民签证至这些国家工作与服务赚取外汇。欧盟FTA是其下一个目标,2020年印度与欧盟的双边贸易额约为628亿美元。第一站莫迪获得德国承诺在再生能源方面至印度投资100亿欧元。第二站莫迪出席印度与北欧国家的多场商业论坛,志在未来与绿能产业先进的北欧合作。在法国,莫迪除祝贺马克龙连任成功外,更重要的是要进一步推动与法国在国防及核能开发的合作,尤其是法国的协助“印度制造”武器与核能。法国今日已超越美国,成为印度仅次于俄罗斯的第二大武器供应国。        

台湾实有必要依据我们自己的利益制订一套中长期的外交策略,因为我们不是美国,作为世界第一强国美国可依自身利益,操短线获取立即的利益(如特朗普向亚洲各国兜售LNG与武器),亦可以后来者的身份获得利益。其他中小型国家大多只有调整自身外交政策予以因应或究竟追随美国。我们的外交是应依据外交策略适时因应国际环境的变化,印度外交是颇值得吾人参考的。

责任编辑:10001
阅读数:8132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

评论